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魂幡
    这时柱子和六哥忙站了出来,“二位道长,我们知道我们知道自己只是个普通人,没你们的道术仙法,但是也知道我们现在在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虽然不知道是何人在这里设下的九龙镇尸的阵法,但是还是希望二位道长能够破除这阵法,为村子出去这个祸害,二位道长的身家性命可比我们重要多了,我们还是希望能替二人去一探究竟,还望二人道长成全。”

    “这……这个怎么合适呢?怎么能让二位以身试险呢?万一二位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如何向你们家里人交代呀!”

    “道长你们不必忧心,我们也想出一分力,我们虽然不懂什么奇门遁甲,但也知道这个阵法似乎很厉害,唯一能够破次阵法的也只有林道长了,我们愿意和伍道长打这个头阵,去闯闯这个阵法,也好出份力。”

    “既然这样,那你务必要小心,一切听丛我师弟的安排,师弟你一定要照顾好他们二人”。

    大师兄这番话说的他们两个心情都很沉重,其实我的心情也很沉重,这毕竟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危险系数很高,五行中任一属性都是致命的,大师兄刚才破解八门时就说了,门后面可能有跟五行相关的机关阵法或其它未知事物。伍飞咬了咬牙,跨出一步,带着柱子和六哥踏进了林起山说的生门。

    伍飞前脚踏入,后就赶紧回头看,身后已经变成了一片黑暗,这才明白,原来门里门外竟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刚才在外面看,门里是一片黑暗,现在在门里看,外面同样是一片黑暗。值得庆幸的是三人还活着,进来后并没有触动机关,我喊了两声,想告诉大师兄里面的情况,可他仿佛听不到我的声音,也没听到外面传来声音,看来这地方的确邪门,一道透明的屏障既可以遮挡视线又能隔音。

    既然没办法跟大师兄取得联系,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这地方很大,伍飞便迅速在掌中燃起一团火焰,借着火光这里的整个空间里没有一样东西,连石壁都看不到,在这种地方根本不能辨别方向,只能凭感觉走。

    奇怪的是身后的石壁也看不到,就仿佛这是一个无边无际的黑暗世界,空旷的四周听不到任何声音,除了我们三人的脚步声,这种感觉让我很压抑。我们走的是直线,既然大师兄说这是生门,想必应该不会有危险,要不然我进来这么久怎么没有触发机关。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在这黑暗的空间里走了半个时辰,却依然没有看到尽头,这时我们开始有些慌了,我们是不是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了!又过了一会儿,我们看到前面的地面上插着许多小黄旗,密密麻麻,走近一看,旗子上面有符文,篆体文字看不懂,从字体的大致轮廓来看,这些旗子恐怕大有来头。

    我们前面的地上都是这种小黄旗,要过去就必须穿过满地的旗子,我们犹豫了,到底要不要穿过去,万一是机关就危险了。我们思忖片刻决定还是先跨过去看看,既来之则安之,畏首畏尾不是大丈夫所以。我大跨步跳进了旗阵中,一跳进来,眼前一亮,我居然能看清楚黑暗空间里的事物了,本来只到膝盖那么高的旗子一瞬间变的比我还高,进来之后我们就特别后悔,此刻就算是傻子也该看出来了,我们这是走近某种阵法了。我对阵法的理解能力可没有大师兄那样出神入化,如果能和大师兄取得联系倒还好说,问题是联系不上,这次怕是有点棘手此时柱子和六哥在伍飞身后瑟瑟发抖,不停的四处张望着,紧紧的跟着,生怕从某个地方冒出来个什么东西。

    只见旗阵中有淡淡的黑气,那些黑气是分散的,不停地在我们身边荡来荡去,伍飞明知道那不是烟雾,却还要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其实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突然间柱子战战兢兢的说道:“我听人说过,晚上走夜路运气不好的话就会撞到鬼,这个时候如果看到了鬼,只需装作没看到就是,继续走路,千万不要盯着它看,这样它才不会伤害你,如果看到了它的样貌,它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柱子你可别吓我我胆小。”

    “放心吧,有我在呢,”伍飞胸有成竹的说道:

    伍飞仔细数了数,共有四十九面黄旗,占地面积约有几十亩,这么小的地方按理说很快就能走出去,可我们在旗子间来回穿梭不低于十次,累的我们气踹嘘嘘,仍没有走出去。

    于是想到了大师兄破解八卦阵时我遇到的阵法就和这个差不多,同样是一个很小的阵法,人只要走进去就很难走出去,除非是把阵法破了。

    不知道这种阵法跟鬼打墙是否类似,我知道遇到鬼打墙的话我能轻而易举的破除,也可以骂脏话,鬼怕恶人,这是恒古不变的定律,人狠一点,连恶鬼都会避让三分。我们走不出去,柱子和六哥只好破口大骂,什么难听就骂什么,然而并没有用,那些黑气越来越多,它们竟不断朝着柱子和六哥冲撞,每一股黑气撞在他们身上,便有一种阴冷感。

    我知道再这样下去他们会倒下,这些黑气仿佛有眼睛一般,全都是冲着他们来的,由于地方小,他们两个连躲都躲不了,想出去却始终走不出这些旗子的包围,这时伍飞便有些手足无措了。

    正当我感到无助的时候,我听到了大师兄声音,只听到声音却不见其人,但这声音此刻听起来犹如天籁,我知道我有救了。

    大师兄说我们现在是在魂幡里面,越挣扎就越痛苦,那些阴灵会把我的魂魄撞出去,到那时它们会寄宿在我体内,我的肉身会被啃食,魂魄会被同化变成它们的一员。

    听到这话我们哪还敢乱动,立刻便停了下来,接下来我问大师兄该怎么做才能出去,他说其实不难,师弟给二人施个静心神咒,只要心无杂念把眼睛闭上就有机会走出去。

    有机会走出去,也就是说不一定,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试一试的,于是便立刻快速的掐着法决难道:“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只见伍飞掐着法决朝着柱子和六哥的印堂一按,顿时间一一道金光闪现,柱子顿就感觉到一股暖流流窜全身。

    于是便吩咐二人立刻闭上眼睛尽可能的使自己平静下来,任由那些阴灵冲撞着我们的身体。

    虽然意志力很集中,可还是无法使自己平静下来,原因是阴灵的每次冲撞都会让我们心口莫名的一阵绞痛,体内忽然进入一股寒流,非常人所能承受。

    痛暂且还可以忍耐,可那阴冷的寒流却是直接穿透了身体,进入内部,那是从来没有过的痛苦体验,这时们三日几乎接近崩溃边缘。

    大师兄又对我说,实在不行就要找出魂幡运行的规律,走天罡七星步也许可以出去。我对他说我们实在撑不住了,冷,我们感觉自己快被冻死了,我让大师兄快点现身帮我们想办法,他却说他就在魂幡外面看着我,而我在里面是看不到他的,外面的人除了指点也帮不上什么忙。

    .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