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老虞巡山,授法拨镫
    次日,青玉竹林偏僻一角,午时。

    祝枝山和陈文起出工半日,准备吃午饭。

    陈文起打开小布袋,里边放着寝舍伙夫发放的一包干粮,翻开荷叶,原来是两个饭团和一坨干菜,再无其他。

    “这干粮还真是地道的干粮啊,做的也太简单了吧。”

    他仰天长叹,前世吃惯了各种珍馐美味,即便是街边小吃,也胜此十倍,现在要吃着饭团干菜,实在是难以下咽。

    放下荷叶饭团,他看了看挨着竹林的一处矮矮的山丘,琢磨着去采点佐料,打点野味。

    陈文起用砍刀磨切了一整根的青玉空竹,拨草前行,跨过一道溪流,渐渐走入深林中,到处寻觅。

    运气不错,他采到一些野葱、朝天椒、香叶、花椒。

    一炷香的功夫过去,他又碰到一只似兔非兔的小兽,肥嘟嘟,不怕人,动作颇为敏捷。

    跑的时候,四腿飞蹬,小短腿如蜻蜓点水,轻盈如飞,晃动的兔臀更是摇摆多姿,时不时的还扑腾着肉翅奋力上天,扇动摇摆一阵落地后,再次纵跃,极尽风骚之走位。

    陈文起记得祝枝山提起过,后山有兔,四腿短粗矫健,生有短小肉翅,可腾空纵跃,短暂滞空,兔毛柔韧软健,是做笔毫的上佳材料。

    这莫非是赤松雪兔?

    “长这么肥,正缺食材,不如抓了下酒。”

    他瞅到机会,抄起青玉空竹,照着兔头,抡着就是一棍子闷下去,这如钢似玉的竹棍打实在了,不死也懵逼。

    …

    祝枝山弄来了清水等杂物,回到竹林边,发现陈文起正架着一根青玉空竹,在一堆黑黢黢的松木柴火上,烧烤着一团肉呼呼的东西,一阵特殊的肉香扑鼻而来,让人食指大动。

    他走近一看,直接傻眼,双手直颤的指着,咂舌道:“师弟,你这烤的可是赤松雪兔?”

    “是啊,我看干粮没啥吃头,便逮了只烤着吃。师兄来了正好,帮我弄下佐料。”

    祝枝山无语,愣神半晌道:“师弟,你胆子忒大,这赤松雪兔是后山的笔毫来源,从来没人敢吃,若是被人发现,罪过不小,少不了要被戒律堂的欧阳询宗主责罚。你还拿着青玉空竹当烤棍,实在是暴殄天物。”

    “师兄,你看这兔肉皮焦肉嫩、外酥里软、肥油直滴的,难道就不想吃两口?”

    祝枝山一边痛心疾首,一边眼睛直愣愣的盯着随竹棍翻滚的兔肉,悄悄咽了几次口水,俨然不知所措。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没事的师兄,快过来撒花椒。要是师兄不愿意吃,那也作罢,我那份干粮,您也吃了吧。”

    祝枝山缩着脖子四周望了几眼,挠了挠脑袋,一番天人交战,好似下了个重大的决定,然后直接扔下手里的饭团干粮,跑到烤架边席地而坐,帮衬起来。

    烤制小半个时辰,兔肉熟透了,加撒了三四种佐料,肉香四溢,两人便开始大快朵颐,祝枝山舌.头都快被自己吞了下去,手中有腿,嘴里有肉,还含含糊糊的嘟噜着“好吃!好吃!”

    他那右手的六指,早已油腻的不成样子。

    一阵清风徐来,刮过青玉竹林,一阵阵空竹啸叫自林中响起,像是数万雄兵一起吹奏军哨,整齐嘹亮。

    此情此景,却也快哉。

    忽然,两人听到一道粗豪低沉的声音自青玉竹林上空传来:“什么东西这么香?”

    有人踏着竹叶凌空飞渡,寻香而来。

    青玉竹林啸叫顿时一阵散乱,不成章法。可见此人气机之强横,随意而动,即可扰乱一方风雨。

    陈文起和祝枝山听到有人到来,连忙起身,一顿慌乱,将烤兔肉准备用荷叶包裹起来。

    “不用藏着掖着了,我都看见了,什么东西,拿出来!”

    一个身形瘦削的中年汉子飞落在他们面前,长相挫弱,脸型偏小,眉似卧蚕,横于两只炯炯有神的大眼之上。

    他胡须黝黑,却身着大幅灰质宽袍,看起来很不协调,像是一件大衣挂在一棵小树上,飞纵之时,像个大蝙蝠。

    看起来明明弱不禁风,周身的气息却如泰山一般雄浑,给人一种气势压顶的感觉,威压涛涛,令人窒息。

    陈文起很难想象,看似瘦弱之人为何会有如此粗豪的声音。

    祝枝山看到来人,吓得手一抖,身子一哆嗦,半只赤松雪兔烤肉掉落。

    “虞楼主,您、您怎么来啦……”

    来人正是掌管楷教文房楼的虞世南,虽位列教中宗主之位,他还是喜欢别人叫他楼主,因为宗主有好几位,而楼主的叫法,就他一个。

    他看都没看祝枝山,目光反而盯着那只烤的焦黄流油、散发肉香的半只兔肉。

    当他看到眼前拿肉的小子手抖,便伸手一招,一股急促的气流自他袖中涌出,将烤兔兜住,席卷而回。

    虞世南看着手里的焦黄香糜,鼻子猛的抽了抽,香气入鼻,瘦脸上眉头一扬,也不管眼前站立不知所措的两个少年,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兀自啃食起来。

    陈文起看的目瞪口呆。

    虞世南三下五除二,半只兔肉已经下肚,风卷残云一般,好似牛嚼牡丹,甚至小的脆骨也一并吃下。

    他抹抹嘴上的油,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很是满足的样子,然后抬起头来,看着陈文起道:“这兔肉可是你烤的?较之褚遂良的手艺尤胜。”

    陈文起心思剔透,看虞世南的吃相,明白他也是个不顾形象的地道吃货,虽贵为宗主,性情豪迈直爽令人心生亲近。

    他眼中含笑,点点头。

    “赤松雪兔,以青玉空竹穿透,竹的灵气渗透进来,又以老年雷劈松木烤制,再配以麻辣佐料,这种烤制方法当世可绝无仅有啊,你小子是怎么想出来的?甚久未吃到如此美味的烤肉了,肉质外皮焦脆麻酥,内里软韧弹牙,着实难得。”

    虞世南咂巴着嘴巴,还在那里回味无穷。

    陈文起心中虽想这在前世只是烂大街的水平,但嘴里还是答道:“家传手艺,祖传秘方。”

    虞世南好奇的看着他,大眼一扫腰牌,惊异的道:“你就是昨日采料第一的陈文起?”

    未待少年回话,他又道:“褚遂良的眼光虽不如我,但也独到。老夫看你还没吐芒,就传你拨镫之法吧。”

    “谢楼主。”

    陈文起心里还紧张虞世南会斥责他们用竹杀兔呢,没想到吃完就直接兑现奖励,看来这个虞楼主果然是性情中人,颇有吃人嘴短的味道。

    这采料赛本是虞世南一时兴起定下的降维激励,用意是在外门、内门弟子之外,发掘优质苗子。

    看到顺眼的,就会指点一二,若能激发修行潜力,自然会提携。

    虞世南挥挥手赶走祝枝山,走到那堆已经切磨好的青玉空竹竹节堆处,随意取了一截,正是笔管大小,递到陈文起手中。

    “笔道修行,一言以蔽之,盖以身窃天尔,一笔在手,则天下我有!”

    虞世南略带沙哑的沉声道。

    短短一句话,霸气十足,道破天机。

    陈文起听的豪气顿生。

    “以身窃天,是以笔髓为根基,通过功法抢夺天地墨息、气运,加持自身,得笔意笔法,从而步步攀登,修得大神通。”

    “而拨镫法正是沟通天地、入门吐芒的最基础功法,不学会此法,你即便得天地眷顾生成了笔髓,也还与凡夫俗子没有太大的差别。”

    .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