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演习(三)
    西格尔看着下方的人们,他们都是PLANT的各个卫星群里有着巨大影响力的人物,今天齐集在这里,也是因为受到他和帕特里克的邀请,否则这种秘密兵器的演习,本就不应该让其他人参与。但现在他也是不得而为之,来自地球宗主国咄咄逼人的态度、蓝色波斯菊一次又一次的恐怖活动、国内越来越高的反自然人呼声,让他倍受压力,尽管他不希望与地球方面有着过大的冲突,但作为一个政治家,他也清醒地认识到PLANT必须有一只自己的武装力量,能与地球联合的舰队集群抗衡的部队。否则,他所希望的为调整者争取生存空间只能是个空中楼阁,尽管这么做或许会令PLANT和地球间的矛盾激化,但现在这他必须要做的。只有这样,他才能有足够的,与地球对话的政治资本——战争本就是政治的延续,而他并不需要战争,他要的只是威慑,足够的威慑力!

    想到这,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帕特里克·萨拉,似乎感到他的视线,老友转头看了他一眼,又将注意力放在了远处那漆黑一片的大型立体显示器上。

    帕特里克和他不一样,他的想法是既然是敌人,就应该消灭干净,在对待地球的问题上属于激进派,在ZAFT的中低层军官中有着相当的影响力,常常与自己针锋相对。然而,他们私底下却是一对朋友。回想当初少年时的相识,两个性格迥然不同的人是如何成为朋友的呢?大概是当时共同的理想吧——建立一个调整者真正的“家园”!现在,他们的梦想仍然没变,但在实现梦想的方法两人却出现了根本的分歧,而帕特里克的性格却过于的固执。为了修补两人的关系,他甚至同意了女儿和萨拉家小子的婚约,但现在他们仍越走越远,但至少现在他们的前进方向还是一致的。

    尤其是对于现在这种新型机动兵器。既然已经出现,那么不如大张旗鼓地好好宣传一番。

    不仅仅可以给予PLANT的人们信心,对于地球上那些宗主国同样是一个巨大的威慑。

    PLANT和地球上的国家之间的兵力对比差距实在太大了...

    “MS是精英的武器,我们完全可以凭着调整者对自然人的身体优势通过MS完美地反映出来......既然他们需要看到质量的优势能战胜数量的劣势,那么就由我为他们演示一下吧,如果这次演习能成功,足可以说明一切。”

    当那个戴着面具的男子提出这个建议时,他还有些错愕的话,下面的话让他开始有些怀疑面前的人的精神正常性。

    “之前实验中的MS对MA的击坠比是1比5,不过如果是我和阿斯兰·萨拉动手的话,我希望可以把演戏中的比例调换成1比10以上。并且对方的阵容中可以加入一定数量的宇宙舰。”

    当然最后还是没有完全通过就是了。不过也仅仅是劳提出己方只需要他和阿斯兰的提案被增加了八位测试中获得高分的精英驾驶员。

    [我们究竟能够走多远?]西格尔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

    秘书长的询问打断了氏格尔的回忆,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秘书长立即对衣领处的小型麦克风低声吩咐了两句,然后就安静地站在了房间大门的附近。

    会场的灯一下全灭了,身处黑暗中的人们也意识到了演习的开始,停止了各自的谈论。

    占据了整个墙壁的大型显示器一下亮起,数块屏幕分别显示了这次演习场地的不同区域。

    同时,负责解说的司仪小姐那甜美的声音也适时地响起。

    “欢迎各位到这里参加ZAFT(ZodiacAllianceofFreedomTreaty黄道同盟)第一次MobieSuit实战演习......”

    “演习场地为第32基地的宇宙训练场......”

    “这次演习将让各位领略新型机动兵器间不同与以往的作战方式......”

    “本次参加演习的机体主要包括MMI公司生产的编号为ZGMF-1017泛用量产型MS,名称Ginn,共十架......”

    “在交战的过程中,双方均使用填装了特殊涂料油漆弹,机体中弹部位会由装甲上的特殊感应涂层判断出油料内特殊物质的累计程度,一但超过警戒线,系统将自动锁定‘负伤’部位,驾驶员将无法再操纵‘受损’部位的动作。一但损伤率达到50%或驾驶舱中弹,亦或丧失所有攻击手段,将判定为‘击坠’状态,强制出局......”

    “参演者分为红蓝两队...”

    “蓝方,劳·卢·克鲁泽,ZAFT所属驾驶员...以上十位。”

    “红方,总计100台MA,两艘纳斯卡级高速舰以及两艘劳拉西亚级运输舰,由于人数过多不再一一播报...”

    “什么?!!”“怎么可能?”“这简直是在开玩笑!”短暂的安静后是此起彼伏的叫声,大多数人都以这种方式发泄着自己的疑问和不满,既然是MS的首次公演,又希望能完整看到新兵器的性能,那么安排一场兵力悬殊的战斗又有什么意义?他们感觉受到了愚弄......

    直到一声重咳通过传声器传到他们耳里是,才开始有所收敛。

    “各位请先静心观赏,事后如还有疑问,可由我和克莱茵议长解答。”

    生硬而又不容置疑的声音令他们想起楼上的人的身份,所有人只能按下满肚子的疑问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

    “CII正常...各处关节液压正常...热源感应器良好,监视器正常...CPG高点设定....恩,平衡系数确认...神经中枢连结、离子浓度正常。高阶皮质运动域参数更新...”

    这时,基地内响起了出击警报和通讯员带来的命令。

    “各机立刻进入发射位置......工作人员撤离......五分钟演习开始!”

    阿斯兰看着面前的画面缓缓向下移动,他所乘坐的GINN随着升降板进入了发射通道。

    看着通道另一头那无尽的星空,他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动力连接系统和武器管制锁,这时,他听到了通讯器里传来的一句话。

    “兴奋吗?阿斯兰,开始了哦。”

    -----------------

    带着各样的心思,所有的人都紧盯着大屏幕,希望不要错过这个划时代的场面。

    而这时,不管是始作蛹者还是此刻的观测者们,谁也没料到后面的事情会变得那么不可收拾,而这次的演习意义深远也让当事人难以想象,ZAFT的MS战斗理念也在这一战后成型,并凭着这一点将占有绝对数量优势的联合MA压制得头都抬不起来,这也是大部分人都没料到的。

    但,就算没有先知先觉的本领,所有人都明白这次演习的重要性,西格尔也紧张地看着屏幕,甚至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用力的双手将整个沙发的皮质扶手都捏到变形。

    “我们究竟可以走得多远...”

    在议长大人谁也听不到的自语中,司仪小姐的声音再度响起。

    “演习现在开始!”

    --------------------

    “怎...怎么可能!!!”

    会议大厅的二楼。

    和所有能看到这个场面的人一样,十一位参议员和克莱茵议长、萨拉委员长一样,目瞪口呆地看着前方——原本能直看到下方的玻璃现在变成了一个正在不断播放影像的屏幕,上面还通过不断切换设置在训练场各处的摄像头完整地展现出现在外面发生的一切。

    屠杀,不。如果说是屠杀的话,至少猎物会有所反抗,但是现在体现出来的是猎物完全没有一丁点反抗能力的虐杀!

    蓝队的十台MS可以说完全没有任何配合,说是各自为战都是抬举他们了。不仅仅没有任何意思上的配合,甚至偶尔“无意”中还会将自己的子弹扫向自己的队友,显然这几个家伙是把敌我识别系统全都关掉了。

    其余八个人至少还算规矩,劳和阿斯兰几乎就差没当场打起来了。

    静静地独自浮在虚空中,周围的MA在两分钟前就接到了控制台发来的解锁密码解除了锁定状态,一言不发地就飞走了。

    虽然没有对战舰发动攻击,但是在MA已经全灭的当下,蓝队已经被判定胜利。

    闭上眼睛,静静在脑海里体会着刚才战斗的全过程,一遍又一遍,绝不漏掉每个细节。

    “阿斯兰...”

    “嗯?”

    劳是通过公共频道的讲话,不仅仅是这两人包括安迪在内的其余八人同样可以听得轻轻楚楚。

    “你的击坠数是多少?”劳一边摆弄着操作台上的一起,一边向阿斯兰询问着。

    阿斯兰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22。”

    “呵呵,我是24。”

    “好吧,你赢了,至于你的要求,你可以回去后就立刻提出来......”

    阿斯兰无所谓地耸了下肩,对于胜负他没有多少执着,只是对劳突然有了这么强的好胜心有些奇怪罢了。

    “哦?回去再说?可我觉得现在说会比较好呢。”

    劳的嘴角突然勾起了邪邪的笑容。

    随着劳最后一下敲下键盘,敌我识别系统上显示为己方的十台GINN,突然全部变了颜色!

    应该说原本是同一方的十台GINN被分成了三队——阿斯兰、劳以及其他的八人。

    .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